修笔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宋末之乱臣贼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二十章 本分

第一千七百二十章 本分

        燕京城城门洞开,虽然大雪覆盖,但仍然可见无数百姓、商旅行走在朱雀大街上,白皑皑的一片仍然阻挡不了人们对新年的期盼,甚至在燕京的街头上都已经弥漫了一股硫磺的气味,这是炮竹留下来的气息,同样也是喜庆的气息。

        大唐朝廷从五天前开始休沐,官府开始封印,这些官员们辛劳了一年,好不容易有了一次休息的机会,或是三五成群,或是邀请几个好友出游山野之间,倒是优哉游哉。

        秦王府内也是如此,李定北邀请了虞允文和朱松两人来到府邸,三人中间摆放着铜火锅,一阵阵诱人的香气从中间弥漫开来。三人有说有笑,今年是李定北的幸运年,不仅仅是得到了李璟的认可,更是成亲有了自己的血脉,人生得意莫过如此。

        “殿下,明年将是我大唐进攻金人的时候,殿下可做好准备了?”朱松看了虞允文一眼,见对方只是在喝酒,顿时笑道:“诸皇子明年恐怕都会上战场,那个时候殿下恐怕只能是坐镇燕京了。”

        “一直以来,都是本王监国,这有什么问题吗?”李定北迟疑了起来,他放下手中的酒杯,说道:“这些年来,一直是父皇在前面冲锋陷阵,本王坐镇燕京,周转粮草,这一点世人都知道啊!先生难道这里面有问题?”

        “现在诸皇子都想着建立军功,这是我大唐发起的最后一次大规模的战争,陛下必定会亲自领军出征,安全方面自然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可却能立下战功,这些皇子们岂会错过,有军功在手的皇子和没有军功在手的皇子截然不同。”朱松正容说道:“本朝最重视的就是军功,殿下虽然也曾经建立过功勋,可这些军功仍然不够,最起码和大殿下比起来,差了许多。”

        “你认为本王应该领军出征,参加这次最大的军功盛宴?”李定北面色冷峻。大唐每次大战都伴随着无数人爵位的上升,堪称一场军功盛宴,参加这场军功盛宴,绝对是比任何功劳都来的划算,李定北贵为秦王,这种功劳自然是不需要的,但是在文臣武将面前显示自己勇武的一面,这对以后掌控武将军队有很大的好处。更不要说,自己的那些兄弟们可是盯住自己的位置呢!自己不去争取,就会被别人争取,让这些武将们归心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那些军中莽夫最佩服的就是强者,殿下不做强者,自然是有人做强者,这些武夫们又能知道什么呢?”朱松认真的说道:“想要成为一个合格的君王,就应该如同陛下一样,文武兼备,才能掌控文武,殿下,那些皇子们可都想呢!”

        李定北面色顿时差了起来,他扫了虞允文一眼,脸色顿时好了许多,当下笑道:“先生怎么看?本王是不是应该亲临战场,博取军功,让那些武将们看看,我大唐除掉父皇之外,谁最勇猛?”朱松虽然说的有道理,但他还是想听一听虞允文的话。

        “殿下认为大军北伐,最重要的是什么?”虞允文喝了一口酒,忽然询问道。

        “三军未动,粮草先行,本王认为最重要的还是粮草,我大唐马上要深入东北之地,地形复杂,山林众多,金人随时会对粮道进行劫掠,所以粮道很重要。”李定北迟疑了一阵,才说道:“相信这一点父皇肯定也想到了,他一定会加强粮道的防备。”

        “粮草关系三军安全,陛下这次大战是否成功,关键是看粮草,粮道顺畅,则大战必赢,所以陛下这次肯定会派一个信任的人主掌粮道,甚至护卫粮道的将军都是宿将。”虞允文好像没有看见朱松那不满的脸色一样,又说道:“冲锋陷阵自然是很重要,但是粮道更加重要,所以臣敢断定,这次大战的首功应该是护卫粮道之人,一个合格的将军,最关注的不是将士的勇猛,而是粮道,粮道顺畅军心不慌啊!”

        “虞大人,陛下行军打仗自然是合格的大将护卫粮道,至于粮草搬运,一般也有政事堂负责,殿下只要跟随在陛下身边,冲锋陷阵就可以了,哪里需要殿下护卫粮道的呢?”朱松不屑的说道。

        “无论是谁,都没有自己儿子来的信任,诸位皇子都喜欢冲锋陷阵,建立军功,陛下却需要将自己的后路让臣子来驻守,这合适吗?殿下是陛下最信任的臣子,殿下不留守京师,何人留守京师,护卫陛下的后路?”虞允文盯着李定北说道。

        李定北听了面色大变,额头上瞬间流下冷汗,忍不住站起身来,朝虞允文拱手说道:“定北多谢先生提醒,若不是先生提醒,定北差点犯了大错了。”

        朱松也是面色涨的通红,前面的话他还能反驳一下,但最后一段话,朱松却是不知道反驳,武勇虽然重要,但没有皇帝的信任来的重要,只顾自己,而忘记了做儿子的本分,这样的人能成为太子吗?无疑是不可能的。

        “殿下是局中人自然看的不清楚,臣不过站在棋局之外,所以才能看出一二来。”虞允文赶紧说道:“只要殿下稍加思索必定会得出同样的结论,更何况,这也是臣的一点浅见,陛下谋略深似海,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就算是臣也猜测不到。不过,臣认为,殿下只要做到为人子的本分就可以了。”

        虞允文目光闪烁,按照他对李璟的理解,这个时候叫做为人子的本分,但等到李璟老的时候,就应该做到另外一种本分了,只是现在不好说出来而已。?

        “不错。父皇心里面到底是怎么想的,谁也不知道,现在我只能尽一个人子的本分而已,专心坐镇燕京,大战的时候,保证父皇粮道畅通就行了,至于冲锋陷阵,彰显自己的武勇,似乎当初击败完颜晟足以了。”李定北点点头,想到当初自己击败完颜晟,脸上露出一丝开心之色。

        “殿下英明。”虞允文笑道。朱松也忍不住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