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宋末之乱臣贼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三十二章 连环计 (一)

第一千七百三十二章 连环计 (一)

        尚书左丞萧仲恭府邸,萧仲恭平静的面色中隐隐还有一丝慌乱,他原本辽枢密使萧挞不也之孙﹐中书令萧特末之子,辽国被金人所灭之后,他归顺了金人,现在已经做到了尚书左丞的位置,受到完颜亶的信任,但实际上,这个信任也是有限度的,谁让他是契丹人呢?

        最近两天,让他不安的是接到了来自中原的一封信,信件是从耶律大石让人送来的,而且是派他的儿子儿子耶律虎送来的,耶律家族和萧氏虽然是两个姓氏,但实际上却是休戚与共,耶律家族当契丹的皇帝,但契丹的皇后总是萧氏,这从来就没有改变过,萧氏和耶律家族关系很好。

        按照道理,现在萧仲恭已经是金国的尚书左丞,而耶律大石是大唐的政事堂相公,位列国公之位,双方是敌人,耶律虎刚入会宁府的时候,就应该将其送给完颜亶,以示忠诚,但萧仲恭并没有如此,因为大家都是聪明人,当年的萧仲恭能够从一个俘虏成为现在的尚书左丞,就说明他是一个不简单的人,这样的一个人岂能看不出现在天下大变,金人也未必是李璟的对手,日后自己有可能是李璟的臣子,现在对耶律虎下手,日后如何了得,那就是作死的节奏。

        同时,对耶律大石提出来的建议也有些担心,一般干这种事情的人都没有好结果。但萧仲恭知道,既然耶律大石已经传来书信,并且是大唐秦王的命令,自己就必须要做。

        “去请你三叔来。”萧仲恭终于让人找来自己的儿子萧拱,让他去找自己的三弟萧季玉来,萧家三兄弟,现在也只有两个人了,萧季玉并没有什么本事,甚至萧仲恭对自己的兄弟十分不满,不过是游乐欢场的人,赌博惹事算是第一,若不是同母所生,萧仲恭绝对不会管他。

        “二哥!”半响之后,萧季玉畏畏缩缩的走了进来,他是害怕自己的兄长,见了萧仲恭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平日里要钱也都是经过萧拱之手,这个时候,萧仲恭要找萧季玉,让萧季玉十分担心。

        “三娘可有婆家了?”萧仲恭皱了皱眉头询问道。萧季玉虽然没什么本事,但生了一个国色天香的女儿叫做萧三娘,在会宁府很有名声,也被萧季玉当做手心上的宝物,平日里根本不会让人见到,虽然求亲者甚多,但都被萧季玉拒绝了。

        “兄长可是有人选了?”萧季玉眼珠转动,忍不住说道:“不知道是什么人?”他可是打定主意,若是萧仲恭人选很不错,他自然会答应,若是不行,萧季玉抢先就找个好人家。

        “哼,龙虎卫上将军,如何?”萧仲恭将萧季玉的表情看在脸上,忍不住说道:“怎么,担心我选错了人不成?”

        萧季玉早就高兴的说不出话来,龙虎卫上将军是谁?那就是完颜亮,最近完颜亮的名声可是响彻会宁府,十万大军扫平高丽,将大金的疆土再次向南拓展了千里,使得大金有了更多的土地和人口,若是自家和这样的人结亲,自己就可以在会宁府横着走了,以后再也不用看萧仲恭的脸色了。

        “怎么,你不同意?”萧仲恭皱了一下眉头,萧季玉若是不同意,那就要再找一个美女,事情也就变的麻烦许多。

        “同意,怎么会不同意呢?还是二哥好,总是向着小弟。”萧季玉赶紧说道。他的嘴巴都已经咧到耳朵背后了,忍不住笑了起来。

        “那事情就这样定了。我立刻写信给上将军,等上将军还朝的时候,就将三娘送过去吧!”萧仲恭摆了摆手,说道:“这段时间你也要注意一些,不要到处喧哗,免得被他人听见了,坏了我萧家的好事。记住了吗?”

        “是,是,二哥放心,小弟不会那么蠢的。”萧季玉拍着胸膛说道。他可是知道这会宁府也不知道有多少人都想着将自己的女儿送给完颜亮,以博取功名富贵,萧季玉决定事情没有到最后,绝对会烂到心里面。

        “行了,拿一些银币出去玩玩吧!对了,后天老夫准备宴请同僚,拱儿要迎接贵宾,让三娘来府一遭,陪陪她嫂子。”萧仲恭看着自己兄弟如此模样,心中的一点想法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挥挥手,让萧季玉退了下去。

        “是,是,兄长放心,我这就去让三娘来府。”萧季玉听说有银币拿,哪里还记得什么女儿之类的,莫说这次,就算以后,让自己的女儿留在萧府也是可以的。

        “吩咐下去,后天老夫准备宴请京中同僚,让管家开始准备吧!你亲自去送请帖。”萧仲恭对身边的萧拱说道:“我还要去完颜大人。有完颜大人在,这出戏才能演下去啊!记住了,让虎儿在后院呆着,不要出现了。京中族人众多,难免有人认出他来。”

        “是。”萧拱有些为难,低声说道:“三娘子毕竟是我萧氏族人,若此事?”

        “不如此,又能如何?大唐皇帝今年必定会杀到会宁府来,那个时候,我们若是没有一点功劳,你认为大唐皇帝会留下我们吗?说起来,我们是契丹人,不立下功勋,如何能保住我们的富贵?”萧仲恭瞪了自己儿子一眼,冷哼了一声,说道:“若不是你妹妹姿色不行,我也不会让三娘去了,而是让你妹妹自己去。生在权贵之家,享受荣华富贵的同时,就要付出代价,这就是代价。你记住了吗?”

        萧拱听了面色苍白,他没想到自己的父亲会如此冷酷,心中虽然有些反感,却是无可奈何,只能是低着头,等候萧仲恭的吩咐。

        “记住了,家里面的内眷这段时间都不要出来,金人到底是金人,和我们契丹人不一样,这些人看上去衣冠楚楚,但各个都是衣冠禽兽,他们不会纠结于世俗礼仪的。无论是完颜亶或者是完颜亮都是如此。”萧仲恭虽然归顺金人,但从心里面是看不上金人的,这些家伙就是一个野蛮人,莫说是汉人,就算是契丹人,这些金人也比不上。萧家美女众多,萧拱的夫人更是不俗,萧仲恭不想在这个时候惹出什么麻烦事情来。

        “是,孩儿知道了。”萧拱面色一正,赶紧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