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大明春色在线阅读 - 第八百七十四章 神力之眼

第八百七十四章 神力之眼

        在风平浪静的海面上,大多时候刘鸣觉得、船根本没有动弹,仿佛只是静静地停止在无边的水上。大概是因为,周围几乎没有明显的参照物,附近的船只也保持着几乎相同的度,观望起来更像静止的。

        唯有留意甲板上空的鼓|胀风帆、或是仔细观察下方的海水,人们才能感觉到舰船正在向前航行。

        这都是外行人的感官;其实船上的将士还能估算出航,哪怕宝船看起来好像没动。

        刘鸣也大概了解到一些,法子便是从船上放出一枚浮标,让浮标从船尾不断拖拽出长绳;然后利用沙漏测时,便能算出一段时间里、航行拖拽出的绳子长度。

        目前船队的航也有测量,大约保持在每个时辰、十一万尺的度。不过编队走的方向,并非直线。

        宝船的风帆全部升起之后,仍旧会比别的船要慢。所以刘鸣能看到,每过一段时间,将士和水手们就会操|纵长橹,增加宝船的度、以便保持与周围船只的距离。

        大宝船的长橹位于两舷与尾部,水手操纵之时,长橹尾端如同螺旋桨一样活动,比用一般的木浆划船快多了。这些结构,都是人们在长期的经验中明的机关。

        而且指挥楼上还有测量船距的工具,通过一部机关观测附近船只的尾楼高度、能大概估算出距离。然后用大明皇帝朱高煦创立的法子,通过测量方位角度和某一方向的船距,便能够更准确地验算距离。

        刘鸣这一个多月以来,经历了几番感受的变化。

        初时的惊叹与新奇,早已不复存在,每天看着几乎从不改变的景象,难免厌倦了。后来他又经历了百无聊赖的煎熬,甚至会在阳光明媚的日子里、产生幻觉,比平日里胡思乱想得更多。然而日子一久,船上补给充足、顺利如常,刘鸣渐渐地又开始习惯了,重新恢复了平静与淡然……

        六月底,天气有些变化,入夜之前刘鸣回到卧房时、明显感觉船体起伏比较大。不过船上的将领叫他不用担心;加上许多日子以来的经验,刘鸣对宝船的坚固稳当很有信心。他便放心地就寝了。

        何况按照军中的通报,舰队近日的方位在广东福建之间;大伙儿仍在大明国境之内,这也会让人有一种莫名的安心。

        刘鸣在床上、是因身体翻滚被撞醒的。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突然看见周围正在天旋地转!挂在舱顶的一盏灯笼忽明忽暗,不断摇晃闪烁,仿佛随时会熄灭一般。

        刘鸣吓了一跳,赶紧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穿衣穿鞋。

        就在这时,一个军士掀开了房门,扶在门板上,用奇怪的姿势向刘鸣抱拳。刘鸣问道:“生了何事?”

        军士道:“船队遇着了大风暴,所有船只的帆已落下了,刘使君无须太过担忧。”

        刘鸣寻找周围的借力处,说道:“本官去指挥楼看看。”

        军士劝道:“刘使君最好不要出门,那里有一根柱子,咱们抓着等候便是了。”

        刘鸣已经无法站稳,于是赞同军士的说法,以狼狈的姿势爬到了木柱子旁边。那军士显然不止一次出海的经验,身影非常灵活,像个猴儿一般东晃西攀,快地到了挂灯笼的地方,伸手掀开灯罩,里面的灯火马上被大风吹灭。

        周围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刚才那军士的声音传来:“怕灯笼掉下来着火。”

        刘鸣应了一声,紧紧抱住身边的柱子,无处可去。

        船体的起伏颠簸越来越大了,刘鸣扶着柱子也几乎无法站稳,只得坐到了地板上。忽然之间,他感觉到身体越来越轻,整个人都好像要飘出去一般,他急忙使劲拽住木柱。

        接着整条船仿佛都出了“哗啦”的巨大噪音,周围叮叮哐哐直响,杂七杂八的东西好像在四面乱撞。

        “轰!”一声巨响,刘鸣被震得七荤八素,他感觉到、船体似乎从空中摔到了地面上!在巨大的嘈杂中、他好似隐隐听见了木头断裂的声音。

        一股恐惧感、这才后知后觉般地笼罩在刘鸣的心头,仿若脚心生起了一道凉意。

        “刘使君!刘使君……”军士担忧的声音大声喊道。

        刘鸣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答道:“我在,兄弟你也没事罢?”

        黑暗之中,军士出长长唏嘘的声音。刘鸣这才感觉到,自己身上已经被海水溅湿,难怪刚才感觉到了凉意。

        大浪并未停歇,过一阵子便要来一遍。风声呼啸,几乎让人无法呼吸,有时候同舱军士的喊叫、刘鸣也听不见了。

        可怕的事让人猝不及防,刘鸣意识到自己和整条船的人、都好像是上了刑场的死囚,只能等待命运的裁决。他甚么也做不了,唯有抱着旁边的木柱煎熬;宛若一个溺水的人、死命抓着一根救命的稻草。

        这风浪实在太大,巨大的宝船也在风雨飘渺之间。偶尔刘鸣觉得、死亡已近在眼前,却在心底又保留着一丝侥幸。

        不知过了多久,风声居然忽然小了,船体起伏也渐渐趋于平缓。外面传来了呼救声与叫唤的声音。

        刘鸣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感叹道:“简直是从鬼门关走了一遭!”

        他慢慢摸向舱门,走了出去,外面的依稀灯光、终于让他大概看清了环境。他急忙走到木楼梯上,这时一个武将认出了刘鸣,喊道:“刘使君,唐指挥不在上面,他在下边的舵楼里。”

        于是刘鸣返身往楼下走。舵楼里人来人往一片忙碌,唐敬的声音很快传来:“别急着往医楼上送,把受伤的人绑到柱子上、栏杆上!”

        刘鸣循着声音走了过去。唐敬也现了刘鸣,却甚么也没说、只是看着刘鸣点了一下头。

        “派人上去,叫指挥楼上把琉璃灯全部点燃,并擂鼓警示,别让其它船误撞上来。”唐敬指着一个军士大喊道。

        “得令!”军士抱拳应声,转身便跑步出去了。

        唐敬的手掌一直抓着舵盘,完全没有要离开半步的意

        思。为甚么他没去指挥楼?按理船上应该有掌舵的人,而长官则该在指挥楼里主持全局。刘鸣不太清楚缘由,但见唐敬抽不开身,他也就识趣地没有多问。

        刘鸣观望着唐敬的脸,只觉得这个武将此时忽然变得非常陌生了。

        唐敬是个皮肤黑糙、精壮的汉子,平素有时候是带着玩世不恭的戏谑,有时没精打采,有时豪爽高兴。但此刻的唐敬,脸上却十分严肃专注,眉间的竖纹清晰可见。

        他的眼睛炯炯有神,似有一些愁绪,却绝对没有丝毫畏惧。唐敬号施令之后,正盯着舵楼外面的漆黑海面沉思。他不像一个武夫了,更像是要借景抒情、满腹韬略的大臣。

        刘鸣靠近了过去,站在舵杆旁边,他没有说话打搅唐敬,只是循着唐敬的目光,观望着外面的场景。但外面几乎甚么也看不见,光线十分黯淡,空中没有月亮、更没有半颗星星。

        过了稍许,刘鸣的眼睛适应之后,能看清附近的海面了。波浪已经不大,翻滚着无数皱|褶的海面看起来黑漆漆的,好似大海里灌满了墨汁。密密麻麻的海涛,让人有一种莫名的畏惧感,那黑暗狰狞的事物、恍若从地狱翻滚上来的。

        “船已经调头,现在咱们正往东北方飘。”唐敬主动说道。

        刘鸣的心跳还很快,但看见风浪减少,剩下的只有后怕而已。他转头道:“船队不是要往南走吗?”

        唐敬道:“风是朝北吹的、浪子也在向北移动。现在风帆已经全部降了,宝船只能随风逐流。顺着风浪的方向飘,让舵楼在后面,才能更快地转向。”

        他还比划了一下、尝试解释船尾怎么控制船体转向的,只是说不清楚。不过刘鸣倒是对“道理”很敏锐,一下子便明白了,或许就像杠杆。

        “这么大的风浪,真是很少见,咱们运气不太好。”唐敬又道。

        刘鸣松了一口气叹道:“幸好有惊无险。”

        “谁说的?”唐敬诧异道。

        刘鸣更惊诧,问道:“怎么了?”

        “风眼。”唐敬冷冷地说道。

        他转头看了刘鸣一眼,接着说道:“本将若没看错,咱们目前正在风暴的中间,所以暂且风小了。要完全穿过风暴区,还要经历一阵大风大浪。”

        刘鸣怔在了原地,说不出话来。

        唐敬镇定地说道:“接下来才是最危险的,船体可能遭受了一些损坏,而且没经验的人会因准备不足、而掉以轻心。大多海船都是躲过了第一次大浪,死在了最后的风浪里!”

        “别的船呢?”刘鸣问道。

        唐敬道:“不太清楚,可能在附近,也可能失散了一部分。眼下编队不重要,先别让船翻了、过了风浪再说。”

        刘鸣凝望着外面的海面,刚刚放下的心、再次提到了嗓子眼上。飞快起伏的黑色皱褶,看起来虽然丑陋、却那么从容均匀,难以想象危险藏在何处、何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