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超能文明之古神觉醒在线阅读 - 第1227章 池灵苏醒

第1227章 池灵苏醒

        也就意味着,即便这息壤没有用途,其内也充满一种上古神族灵性。

        就像是那些魅影妖兵一样,或许他可以凭借这些灵性重新拼凑出真正息壤。

        只是似乎这比打造魅影妖兵还要艰难数倍。

        于是玄月便不再思考这个问题,直接将息壤揣入怀中。

        接着他便小心翼翼伺候着内梦宗长老品茶。

        一杯杯清澈茶水,端到他面前,随着茶香四溢下,内梦宗长老嘴角也荡漾着无比陶醉微笑。

        玄月便趁势退下,他可不想打扰了老家伙雅兴。

        多年细细观察,他早已对于内梦宗长老性格了如指掌。

        玄月走出丛林那一刻,便找了一处巨石坐下,接着肩头又爬出那只毛头。

        它凑近他耳畔,吱吱尖叫着。

        此时玄月才意识到它的存在,玄月微微凝眉道:“为何刚才内梦长老看不到你的存在?”。

        毛头吱吱几声,玄月尝试翻译道:“你的形态只有我可以看到,你和我灵识想通?”。

        毛头拼命点头,那姿态很是萌动。

        玄月又对于毛头产生异样感知,之前以为他只是梦术幻象。

        看来似乎这其中还有更甚的联系,是他无法判别的。

        对于四大上古秘境之一,九梦幻境,作为妖神也并不清楚多少底细。

        因此现在玄月根本无法从自己丰富神识找到任何依助。

        萧黑山盯着面前这个少年,发现他身躯几乎都是虚幻灵体,根本就是一个精灵。

        溟汎此时也自半空回旋落下,冲着萧黑山微微一笑道:“谢谢,若没有哥哥帮助,我们根本无法封印这条暗灵通道”。

        萧黑山眉梢一挑,冷漠道:“我并不是为了帮你,现在把那幅画交给我吧”。

        溟汎一怔“什么画?”。

        萧黑山闻言,眼中杀意一闪,冷冷地道:“你想反悔?”。

        溟汎立刻感受到那股凌厉杀意,身躯一晃急忙后退三步,接着便朝着萧黑山摆手道:“别冲动,有话好商量”。

        对于萧黑山这种一动念便要杀人的,溟汎打内心深处深深畏惧。

        随着溟汎脚步踉跄,萧黑山一步步逼近,他瞳孔内已经遍布血色。

        “交出画卷,否则死”萧黑山手臂一挥,顿时一大片杀奴自黑色暮气中闪出。

        看到这一幕,溟汎更加惊愕了,他已经猜出对方身份。

        杀神殿主人。

        对于这个杀人不眨眼魔王,溟汎再位面界可谓如雷贯耳。

        溟汎急忙闪退,冲着萧黑山急道:“你要我交画,至少也让我知道是一副什么画,你为何认定它一定再我身上”。

        萧黑山冷漠眼神一扫,便以杀气锁定了溟汎,冰冷道:“我亲眼所见,那道画魂青气进入你身躯内”。

        闻言溟汎顿时一脸愕然,“什么进入我体内?可是我怎么不知道哦”。

        他痴痴凝眉思索,很快便想起之前一闪而过念头。

        那就是他再和暗灵对阵时,忽的一个模糊光影展现于他之前修炼时空那个精致花园内。

        难道那就是他所说的画卷?

        萧黑山看到溟汎表情犹疑,不有着怒气一步跨前,一只手无声无息扭到他脖颈间。

        也就在此时,溟汎忽的睁开眼眸,直直盯着萧黑山吼道:“我知道了,她一定是再哪里的”。

        萧黑山闻声,急忙收手,盯着溟汎道:“你说的是哪里?”。

        溟汎不假思索答道:“镜中世界”。

        萧黑山眼神迷惑:“何为镜中世界?”。

        溟汎哀叹一声,“这事说你也不一定相信,道不如你随我去看看便清楚了”。

        萧黑山犹豫一下,便点了点头。

        之后二人便再一片镜面反射光辉中,进入一个镜面时空。

        随着溟汎打开混沌时空,二人便踏步来到一个鸟语花香的花园世界。

        站在这里萧黑山感觉到一丝莫名熟悉感,尤其是当他看向对面山坡那一座小木屋时,不有着深深痴迷了。

        没错这里便是红莲曾经描述过家园,这让萧黑山心情变得异常激动,他急忙冲向山坡,当他不顾一切推开门那一刻,整个人都愣住了。因为他再木屋内没有看到红莲,反而看到一个白发苍苍老妪,她正依偎着一张躺椅,十分吃力想要拿起桌边一个水杯,可惜她手臂太短了,应是没有勾到。

        看着这一幕,萧黑山内心像是被针扎一般,一种莫名悲戚感,使得他不顾一切冲过去,一把抓起那个杯子,然后放在老妪手中,之后他便赤红着双眸盯着对面那老妪苍暮眼睛。她面颊早已褶皱纵横,还有那双眸子几乎眯起一条缝隙,才勉强看清楚对面人影。可是她却无法分辨细节,以极其虚弱声音颤抖道:“你是...谁”。

        “我!”萧黑山语声哽咽了,他手臂微沉,用力抓起她手掌,轻轻将其放在自己脸上说“你自己感觉一些便知道我是谁了”。

        萧黑山身躯几乎匍匐于地面,让老妪那双干枯手掌在他脸上摩擦。

        开始老妪只是随意摩挲着,可是很快,她便浑身一颤,整个人便僵化一般,直勾勾盯着萧黑山。

        “你...是...山哥”一种久违,却充满时间沧桑感声音自老妪喉结冲崩出。

        “没错,我是”萧黑山再也压抑不住内心情绪,一把将其搂在怀中。

        看到这一幕,溟汎整个人都震惊。他想过对方要找的人,肯定是他心上人。可是却没想到竟然是这样一个老妪。

        只是他还是被深深感动了,尤其是当对面女子变成这副模样下,此人还能如此真挚喜欢她。

        单凭这一份真情,便弥足珍贵了。

        就在溟汎心中感慨万千时,脖颈又一次被人提起,接着一双渗人眸子盯着他脸颊逼问:“告诉我,她为何会变成这般模样?她才进来只有区区一刻钟而已”。

        溟汎支吾半晌,才道:“一刻钟?难道?”,溟汎忽得想起了,自己刚才拨动了时间流速。

        心中暗骂一声,急忙催动创世诀,顿时整个时空流速开始减慢,最后回复如常。

        此时溟汎不好意思盯着萧黑山道:“一时大意,我忘记了回复这里时间流速了”。

        萧黑山愤恨盯着他道:“怎样可以让她回复之前样子?”。

        溟汎也盯着老妪,现在她几乎已经耗尽气力,正在快速枯萎中。

        溟汎也颇觉纳闷,“按理说,我已经恢复了时间流速,她也应该被重置到时间之前”。

        萧黑山眼神几乎要喷火了:“你若医治不好她,我会杀光你们包裹这里所有”。

        溟汎被萧黑山那充满杀戮眼神再一次震撼了,他急忙解释说:“哥哥,别着急,我会想办法的”。

        萧黑山此时也是一筹莫展了,只能听其施为。

        溟汎先是盯着老妪观察一会儿,之后便凝眉不语,良久才转身向萧黑山解释说:“或许她的衰老并不是源自于这里时间流速,而是另外一种力量导致了”。

        萧黑山狐疑盯着溟汎:“说,是什么?”。

        溟汎迟疑道:“她似乎智慧灵度缺失之后,又离开画卷时空太久,才耗尽了智慧之灵”。

        萧黑山急道:“我要怎么救她”。

        溟汎沉默半晌,才木然摇头道:“我不知道是什么法术将她智慧灵度分离,因此我没有办法,或许只有找到那个为她施展法术的人才可以做到”。

        萧黑山忽的身形一晃,便再时空中消失,当他再次返回,身旁又多了一个解梦师。

        他惊异不定环视一周,便张大了嘴巴惊叹道:“没想到世上还有这样神奇所在,真实造物之神,绝非人力可以企及”。

        就在他发着感慨时,萧黑山却不管不顾将其拖拽到老妪面前,拿手指着她道:“帮我救她”。

        解梦师先是一脸委屈,不过当他看清楚对面老妪之后,便邹然凝眉起来:“没想到事情这么严重,看来她们必须重新凝和一个整体了,不然谁也无法再单独存在下去”。

        萧黑山一把抓起解梦师逼问道:“这话什么意思?”。

        看到萧黑山那双凶恶眼眸,解梦师便知道这家伙已经丧失了理智。

        于是也不敢抢着他,便急忙解释道:“我可是暂时稳住她的智灵,可是真正要救活她,就必须要借助于另外两条梦魂,才可以三魂和一,最终让她恢复如常”。

        萧黑山眼里血色逐渐收敛,他松开解梦师致歉:“是我不对,还望先生施救,在下感激不尽”。

        解梦师哀叹一声道:“你也要有心理准备,既然当年那人费尽心思将其智慧之灵分隔为三魂,那便是肯定不想人将她们恢复的,以那人修为,在下甘拜下风,即便是殿主修为也不见得是那人对手”。

        解梦师一番话,并未打消萧黑山想法,反而更让他心中执念笃信。他冰冷目光似乎穿透了那片氤氲时空道:“他不来找我,我也要去找到他,是他将红莲害到这般天地的,我会为她讨回一个公道的”。

        解梦师闻言,便不再劝说,伸手拿出一些道具,便开始为红莲解梦。

        他的手法很是诡秘,溟汎即便已经用心去观察,还是看不懂他的真实手法。

        随着解梦术展开,红莲原本枯干面色逐渐有了红润。接着便是他的嘴角产生一丝丝灵光,还有眼眸深处闪动着一丝丝氤氲之气。那便是一种充满了无尽灵动气息,看起来就像是一种生命火光。

        这便是智慧灵度之光。

        随着解梦术继续展开,红莲瞳孔变得越来越亮,随之她面颊褶皱开始逐渐消失,又恢复了那张俊美面孔,只是她那一头白发却一直驻留在时间内,无法蜕变。

        当解梦师收回手掌那一刻,萧黑山便冲到老妪面前,二人四目交对,一种深入灵魂相知感觉,便胜过千言万语。

        二人彼此对视一笑,接着便再也无法分开。

        解梦师和溟汎也自动知趣躲开一旁,接着便将木屋门合拢。

        溟汎走在草地上,双臂舒展开,朝着苍穹呼出一口浊气,感叹道:“有情人终成眷属了,真美啊”。

        解梦师却再一旁泼冷水道:“或许这是一种短暂假象,无论三魂是否和一,他们注定是悲剧收场”。

        溟汎一脸不愤盯着解梦师道:“你这是何意?”。

        解梦师看着这个少年人道:“我很清楚,你们这个年纪都希望得到一段完美爱情故事,可是我只是阐述事实”。

        溟汎更加愤怒道:“你不是说,只要凝聚成三魂,便可以恢复如常了?为何又变卦?”。

        解梦师苦涩一笑解释说:“你以为我愿意泼冷水吗?可是他们结局是注定的,因为任何一个梦魂都不会保留现在记忆,只要她们凝和之后,便不会再记得这段梦境,现在你改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吗”。

        溟汎闻言,再次一怔,不有着凝眉道:“为何刚才不告诉萧大哥”。

        “当然不能告诉他,难道你没有看到他那双杀人眼眸,若是他知道结果,岂不要杀人的”解梦师讪讪道。

        溟汎也清楚这一点,只是内心还是为这一段刻骨铭心情感鸣冤。

        他们好不容易才走到一起的,为何要将其记忆抹去。

        溟汎此时转回身,看着屋内那一双人影,内心莫名涌起无尽酸楚。

        他想要帮助他们,可是却又不知如何去做。

        只能直直朝着那木屋走去,当他走到木屋旁,脚步又无比沉重停下。

        他不敢去挑破这一层窗户纸,他最终也像解梦师一样,选择了沉默。

        随着他身躯转回,他脚步开始朝着山坡下快速狂奔,他一边奔跑,还一边流泪。

        溟汎这一刻才意识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坚强。

        尤其是再萧黑山和红莲身上,他似乎看到了自己和池灵影子。

        他无法接受这样结局,正如他无法接受自己会被池灵忘记一样。

        溟汎不顾一切冲刺,直到跑得筋疲力竭,他才依偎在一块巨石上,仰望着苍穹,云层蔼蔼,感觉天地都为之变色了。

        溟汎很想呐喊,将所以郁闷之气都发泄出去。可是他不敢这么做,因为以萧黑山那种修为,他只要再这片时空内,便无法逃脱他的感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