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丹师剑宗在线阅读 - 第三千五百四十章 消息

第三千五百四十章 消息

        望着那道有些疲惫的背影,陆尘无奈的轻轻一叹,喃喃自语道。

        “唉,人情重,不还怎么行……何况,这邪族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众人虽然想要加紧赶路,但是毕竟距离建安陈还有一单距离,而且这沙漠中实在是处处危险,一旦放松警惕,就有可能招来灭顶之灾。

        所以众人到了晚上的时候,还是无奈的停下来驻扎了。

        陆尘无奈的坐在掌风之中,他的魔魂力量明显的感觉到众人此刻跟以往的大不相同。

        不管怎么说,这些家伙,以前怎么说也是威风凛凛,谈笑风生,现在一个个脸上巨没有过一丝的笑容。

        “陆尘兄弟,你睡了没?”

        就在陆尘沉思的时候,帐篷外面突然传来了一声呼唤。

        陆尘一愣,当即掀开了帐篷,原来是汤若,他此刻抱着两个酒坛子站在门外,看到陆尘,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两声:“嘿嘿,陆尘兄弟,咱们一起聊聊可以吗?”

        这汤若的性子也算是粗狂,突然之间这么客气,陆尘还真是有点不适应。

        当即陆尘干笑了两声,点头道:“当然可以,你这是说的哪里话。”

        “哎……兄弟心里苦啊……”汤若跟着陆尘进来一屁股坐下,话匣子就打开了。

        似乎是心中郁闷了许久,所以这汤若坐下之后就不管陆尘的脸色,径直将一肚子的话给?往外倒出来。

        先是跟汤生一般介绍了一遍吴家,而后他便是跟陆尘说了起来:“……其实,我今天来找陆兄你,主要是有一件事情想求求你。

        今天白日的事情,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是我怎么可能不晓得内情呢?

        很显然,那毒药药粉,绝对不可能是汤生的物件,一定是你的魔药,是不是?”

        陆尘看着汤若已经有些发红的脸颊,并没有否认什么。

        “那就是了。”

        汤若点了点头,“狗日的吴家,这回肯定趁着大小姐不在家,搞了什么幺蛾子,要我说,我就跟你借点毒药,回头我悄悄的毒死他们吴家去。

        咯……”汤若说着打了一个酒咯,然后笑道:“至于陆尘兄弟你,我跟你说,这次跟着我们回间安城,那是大大的不妙,说不准就是九死一生了。”

        “你放心……”汤若说着,一巴掌排在了陆尘的肩膀上,“你把这坛子酒给喝了,咱就是兄弟,我把我一半的私房钱都给你,你早点在回间安城之前,就悄悄离开,免得叫吴家那些王八蛋看见你和我们是一队的,到时候你就不好脱身了。”

        陆尘看着汤若已经喝得有些迷蒙的眼神,嘴角不由牵动了一抹微笑。

        虽然这些汤家的人和自己是萍水相逢,但是不管怎么说,都是他们救了自己。

        在这个紧要关头,他怎么可能就怎么走呢?

        陆尘仰头狠狠的灌下了一口酒,然后对汤若笑道:“汤兄,实不相瞒,自从被汤家救了,我这就是欠了汤家的命了!兄弟我别的不行,跟你们回去,凑个人头还是可以的,这是你要的毒药,我给你,但是你也别指望我走就是了。”

        陆尘直接掏出了一瓶子的魔药扔给了汤若,上面还附着陆尘的一抹魔魂之力。

        汤若捧着药瓶子,感激不已,震惊的望着陆尘,实话说,虽然是他们救了陆尘,但是以陆尘炼药师的身份,到了哪里都是家族的座上宾。

        何况,这陆尘目前伤势都恢复了不少,在这个生死关头,他要离开,也没有人能说什么不对,他本来就不是汤家的人。

        ?没想到,这陆尘居然肯为了一个救命之恩留下帮助汤家,当下这个认知让汤若心中大为震动。

        不说魔神大陆,就是中境之内,目前谁人不是利益为先,有谁会为了所谓的恩情就肯搭上自己的性命呢?

        这陆尘的所为,实在是大大的出乎了汤若的意料,也让他不由的心生叹服。

        “陆尘兄弟,你说的是真的吗?

        你知道吗,现在炼药师在中境之内,简直就是凤毛麟角的存在,多么的尊贵啊!有陆尘兄弟你肯相助的话,炼药师,这个身份别说是间安城,就是在整个北荒,咱们汤家都能抬起头来啊!你确定要留在我们汤家相助,不去中域发展吗?”

        “呵呵,救命之恩不报答,我有什么脸面去中境?

        不说这些了,咱们今晚好好的喝酒,明日在说别的事情,目前我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我炼药师的身份现在你不能说出去,还是和以前一样,除了你和汤生,别人都不能知道。

        可以吗?”

        陆尘望着汤若说道。

        “那是当然!绝对没问题!”

        汤若见到陆尘这么说,当即感动无比的拍了拍胸脯,哈哈大笑道,“去求,管他未来是什么结果呢,如今能够认识你这么个兄弟,那就值了!咱们喝酒!”

        ……一夜过去,众人继续踏上了归途,虽然众人这回是一言不发的没有任何耽误的赶路,但是毕竟距离间安城还是有不短的距离,所以即使众人拼命的赶路,那也至少需两三天的时间方才可能抵达。

        众人一路上的气氛,比起之前可是压抑了不少。

        不过,这回走了半天,众人却是遇到了一些路人。

        迎面而来的路人并不是一个大型的车队,而是三个骑着沙陀的家伙,看上去,好像是买卖酒水的,也不怕遇到什么打劫的,就这么带着两个庞大的酒桶车,五匹沙驼就这么上路了。

        这样的小商人,汤家的人也是见惯了的,见到这几个家伙身上的气息不过是渡劫境一层,远远不是汤家护卫队的对手,当即也没有管。

        三个酒贩子也按照间安城的规矩,早早的看见了汤家的队伍,就打出了一道金色的旗子晃了晃,这是间安城商人的正牌通行令,是给各位正道上的人看的,彼此商队隔着很远就开始打招呼。

        以免众人互相误会是匪徒,发生了不必要的误会,那损失就大了。

        汤家的众人见此,也拿出了黄色的旗子回应了对方。

        三个酒贩子见到这样,这就闲庭信步地靠近了汤家的队伍。

        两个队伍即将交错的时候,汤依依正坐在马车内,靠窗发呆。

        她玉手托着香腮,美眸盯着窗外,一副不理不顾的表情。

        陆尘此刻正是释放出来了自己的魔魂力量关注着周围的一切,见到汤依依这副模样,他也只得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个丫头,一直都是板着脸,没想到还会有这么脆弱的一面。

        想来,她一个人在这间安城支撑着整个汤家,也是太不容易了。

        “嘿,不知道咱们这回办完了事情回到间安城,那里会不会已经变天了?”

        在陆尘沉思的时候,那交错而过的酒贩子几人的交谈声,就这么传入了众人的耳朵中。

        所有唐家队伍的魔人都不由齐齐的一顿,而后纷纷将目光投了过去。

        “切,这吴家太不要脸了吧?

        居然趁人之危。”

        一名男子对着同伴不屑地撇了撇嘴。

        “呃……你都知道了?”

        先前说话那人,顿时一怔,尴尬地道。

        “这么大的事,我难道是傻子吗?

        要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这么快就催着你上路来卖酒?

        我可是不想留在间安城,看着里面内乱。

        等到事情结束了再回去,那才是最靠谱的事情。

        免得神仙打架殃及无辜。”

        “呃……你这说的倒是。

        不过你是怎么提前知道这个消息的?

        我还以为这消息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呢。”

        “唉,汤家不管怎么说,行事都是仁义的,我在坊间进酒的时候,听了一耳朵,吴家最近要对汤家动手,听说还想要娶汤家的大小姐。

        你说,这些年汤氏和吴家的恩怨我不知道吗?

        既然知道他们两家有矛盾,那么汤家不愿意嫁,吴家非要娶,会是什么后果?”

        男子狠狠地摇了摇头,其实那汤家的小姐说起来还真是一个难得的美人,若不是能力所限,他还真想英雄救美一把,但是只能空想罢了。

        他没有那样滔天的权势可以应对吴家背后的邪族,也没有强悍的实力可以力压群雄,身为市井小民,能够保全自身就很是不容易了。

        众人听着这三个人的谈话,当即一个个脸色都变了。

        “说起来,咱们出发之前,这汤家好像就遇到了一些麻烦。

        想来就是吴家发动的吧?”

        三人之中一直没有发言的胖子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

        “哎,不知道这件事到底会怎么样。

        听说汤家的大小姐还没有回来吧?”

        “这我就不知道了,汤家的事情,保密的太严,我也不知道确切消息……”那名男子摇了摇头,正准备继续说什么,却是忽然一愣,缓缓抬起头来,发现原本就要擦肩而过的那个商队居然都停了下来,所有的眼睛都盯在他们三个人的身上,犹如聚光灯一般,刺眼无比。

        这让他不由咽了一口唾沫,小心翼翼地道:“这……不知道众位有何事?”

        “你刚才说,汤家出什么事了?”

        一辆马车之中传来了一道女声,婉转动听,带着无上的威压。

        “呃……小的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听说前两天在汤?家似乎爆发过剧烈的战斗,然后汤家谢绝了任何外客进入。

        具体的情况,我们这些外人也就不知道了。”

        男子忐忑地道。

        “是的,我们听说了这些事情,发现间安城不安全,所以就提前从间安城出来了。”

        胖子接话道,“所以后来汤家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也不清楚。”

        汤依依听着这几个人的话,脸色逐渐阴沉,心头更是不安了起来。

        “好,多谢你们了。”

        知道也问不出来什么了,汤若也就不准备问了,当即感谢了一番,然后带着众人一起踏上了路。

        “这些人,怎么感觉他们马车的标记很眼熟呢……”望着消失在路上的车队,一人忽然低声道。

        “标记?”

        胖子听了这话便是一怔,猛然间,似是想起了什么,脸庞上逐渐浮现一抹惊骇,失声道:“我的天,刚刚咱们遇到的不会就是汤家的人吧?

        难道这就是传闻已经出来了的汤氏的大小姐,咱们这是正好遇到他们回去吗?”